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行业新闻 > 业内要闻 >

未来还需要编辑吗?


   电子书兴起后,在许多人看来,纸质书的末日似乎指日可待。特别是那些IT精英,更是对传统出版业充满傲慢与偏见。不过从另一角度来说,出版界同仁又何尝 不是这样呢?至少就目前看来,电子书与纸质书,两个行业之间还没有学会彼此和平共处,更没有学习对方长处的耐心和虚心。
   2012年5月,我在杭州网易研发中心做一次演讲,有读者又问起这两者之间的关系,我回答说,如果丁磊先生能把我挖来做网易电子书的总编辑,或读库能把 网易的技术骨干挖过去做我们的电子化研发工作,彼此才能真正搞好。电子书和纸质书,不应该是你死我活、我优你劣的关系,也许在不久的将来,有I T职业背景的出版人,和有出版从业经验的IT人,能够实现两者的真正融合和优势互补。
   在此之前,我们不得不忍耐彼此的蔑视和敌视。比如2011年的一条新闻,亚马逊的某个高管,继他们的董事长之后继续表态,大意是出版社早晚要倒闭。他认为只需要有亚马逊把作者和读者联系在一起就够了。图书这个行业最重要的是两个环节——作者和读者,其他的都不重要。
   我认为这番话纯属胡扯——不仅仅是出于职业尊严,一个销售行业的人,必然要为他所处的领域说话,但居然可以傲慢到扬言编辑出版行业没有存在必要的地步,实在是充满偏见。出版社,真的就没有存在必要了吗?当豆瓣、当当、京东等网站或网商纷纷推出自己的电子图书时,这个问题便如此现实地摆在我们面前。
什么叫出版社
   我们需要先来理解什么叫出版社。在许多人的眼中,出版社已经沦为靠卖书号、倒卖一点东西来挣钱的机构——这样坐地敛钱的机构当然没有存在的必要。但真正 的出版社是什么呢?它应该是集合了一批职业编辑,对作者的作品做出精当的整理和加工,然后再经过设计人员做出合适的设计,再通过自己的平台和渠道进行推广 和销售,进而把一本合适的书送到适合它的读者面前的一个机构。这几个环节,我不认为是可以省略的,或者说可以跨越的。像亚马逊所说,可以不要出版社了,只 不过是把出版社的功能转移到亚马逊内部。在“内容为王”的传统出版界,销售被包括在出版社之中,在如今“渠道为王”的年代,销售便妄图把出版社囊括其中。 事实上这只是出版环节和功能的转移,以及业务模块的重新建构罢了——出版社并没有消失,只不过被销售平台反吞了一口。
   亚马逊高管的话音未落,我马上又看到李开复先生的一条新闻,说他最新的一本书没有经过出版社,直接在亚马逊上开始卖了。
   仔细分析李开复先生的这本书,传统出版社承担的推广、销售功能,被网站和网商接过了担子,这一方面的业务模块并没有缺少,真正取消的,是编辑环节。
   出版社没有必要存在了吗?这个问题可以简化为:编辑,真的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吗?
   我看过李开复老师的上一本书,和微博有关,基本上就是把他的微博收集在一起,连下面的留言“顶”、“赞”也保留下来。这样的书确实不需要编辑,但是我也不认为这样的东西可以叫“书”。

 

饭馆依然存在
   2011年夏天我去人民文学出版社串门,杜丽老师送我一个小礼物。是印于1963年的宣纸版《毛主席诗词》,定价一元,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。这本小册子 是人文社最近一次调整办公室,扔在楼道里没有人要的东西,杜丽老师捡回来,觉得很有意思,就送给了我。这本册子应该是编辑的工作本,似乎是上世纪七八十年 代人民文学出版社想重印这本书的时候,编辑要把上一版需要勘校订正的地方标了出来,以期改进。一本收录“毛主席诗词”的书,当年应该是很庄重、不允许出错 的,但一个编辑依然能在里面找出许多需要修改的地方,几乎每一页都有,有删有改。有的地方需要加的文字太多,他就粘张纸条,把增加的文字写在上面。这本小 册子,就能说明编辑是干什么的了。
   每个人都可以把饭做出来,但饭馆依然存在,专业厨师依然有存在的必要。你当然可以去商场买个推子,自己给自己理发,可为什么还要去理发馆呢?什么行业都需要专业人士的介入,我想即使毛泽东在世,也不会拒绝一个编辑的工作。而现在,却被人认为可以忽略不计。
   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原因,我们的出版社和编辑做得不够好,才让人家以为我们不重要,可有可无。

 

   为作者和读者做什么
   编辑没有必要存在了吗?这个问题可以转化为:一个编辑,可以为作者和读者做什么?
   许多人把编辑理解为简单的案头工作,确实如此。但这并不是编辑工作的全部,甚至不是最重要的部分。判断一个词语是“再接再励”还是“再接再厉”,这是有标准答案的,属于非对即错、非此即彼的二元选择。而编辑工作的真正考验,是对那些没有标准答案的问题的解决能力。
   编辑工作概括为:判断与决断,发现与呈现。
   所谓判断与决断,就是编辑对作品的价值能够做出准确预估,并敢于拍板,做出自己的决定,而不是首鼠两端,犹疑不定。这些年我主要从事《读库》丛书的编辑工作,所举事例,也多是《读库》中的内容,并没有高屋建瓴的战略格局分析,只是一些具体的技术细节。
   比如我曾编辑一篇涉及1948年上海通货膨胀的稿子,其中有美国的《生活》杂志当年的图片,感觉扫描效果不理想,便托朋友另找清晰些的图片。没找到原来那张,找的是杂志图库里的另一张未刊图。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企业与企业内刊


北京美景宏图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朝外大街昆泰国际公寓
邮编:100089   |   电话:18911383644   |   邮箱:bjmjht@163.comQQ 1095196744
电脑版网址:http://mjht.net 手机版网址:http://m.mjht.net



美景宏图文化创意设计机构